熱門文章
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
發表時間: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槓青年,先拿回人生選擇權
發表時間:2018-06-22

自從《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瑪希....

搶攻新南向消金房貸商機:菲律賓,下一顆閃耀新星

發表時間:2022-05-04 點閱:547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Toa Heftiba on Unsplash


依金管會統計,國銀海外分行數目迄2021年12月底已達631家,並持續成長。過去數年,柬埔寨分行已躍居傳統國銀獲利寶座――香港分行外之第二大獲利引擎。

兆豐銀、合庫銀、一銀3家銀行的海外分行中,柬埔寨分行獲利都名列前二大。

其中,在地化程度更高居海外分行之冠,3家銀行的柬國分行來自該國本地客戶的業務量及獲利比重均超過9成。

由於柬埔寨有相當大的人口紅利,國銀也競相投入當地的房貸業務。

合庫銀目前消金業務大多為房貸相關業務,如排屋透天厝,或公寓大樓型住宅;兆豐銀房貸、不動產抵押信貸相關消金業務也不斷成長;一銀則以營運周轉金的不動產抵押放款及當地房貸業務為主。

在柬國,以房貸業務為主的消金貸款利率可說最佳,當地房貸淨利率多有6%到7%。

另外,不動產抵押之營運周轉金放款,亦有6%以上的水準,因此,拉高行庫在柬國分行的利差,並且榮登海外分行獲利王。


 
人口紅利、淨利差吸睛

 
政府鼓勵國銀新南向,除配合台商投資步調南進外,國銀如何能在南進設點同時找到當地國發展利基,亦為另類發展模式。

繼柬埔寨之後,國銀海外市場發展消金業務下一顆閃耀明星應屬菲律賓。

菲國市場亦廣被視為最有發展潛力之新興市場,有柬國6倍之人口紅利、淨利差也達4%至5%以上水準,唯有擴大業務觸角,打入菲國當地企業、居民,才能真正掌握菲國當地人口紅利商機。且因菲國台資企業約500家,僅為泰國5,000家的十分之一,另外,泰國僅兆豐銀1家台資銀行,然有8家台資銀行在菲設立分子行,僧多粥少,台資企金業務等內外在因素也造就菲國較適合發展消費金融市場。

本文即探討菲國外銀消金房貸經營商機。

菲國企金風險與報酬並不對稱,是屬於買方市場,價格由借款人買方掌控。

如同菲國國債雖僅BBB國際信評風險倒帳率等級,其報酬率常不及AA級國家之報酬率水平,即可說明公司債及企業授信之高風險及低報酬定價現況,另一方面,也係由前十幾大本地財團多擁有其專屬銀行,因此資金來源無虞,造成大型企業掌控定價權,並使得中小企業蜂擁追隨之報酬低於風險現況。

相對當地消金房貸市場風險報酬匹配,仍屬貸出人賣方定價市場,因此中信銀很早就已逐漸將獲利重心轉移至房貸及消貸之消金市場。環顧菲國外銀表現,中信銀、馬來亞銀行(May Bank)、滙豐(HSBC)及荷蘭國際銀行(ING)走消金路線,在菲國當地大放異采,另近期花旗銀行撤出東南亞消金市場,搶購者眾,菲國以高價55億披索售予Union Bank;相對地,走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企金路線20餘年來,ABN、JP Morgan、BNP等十多家大型外銀早已評估不具效益後陸續撤出,目前僅剩合庫1家仍持OBU境外牌外銀。

因此,就企金業務面商機,台資銀行同業聯手,共組大型企金聯貸、提高貸款價值比(Loan To Value, LTV)之抵押品成數、敘做利率加碼、強化財務比率約束條件(Financial Covenants)等,均為改善菲國企金案件定價不佳之有效方法。

另外,在消金業務面商機,不僅在菲國已有8家台資銀行及1家代表處設立,另亦有2家台灣大型租賃公司――中租及裕融(裕隆汽車子公司)設立,專營車貸,目前皆有近2,000戶以車輛為擔保之消金車貸業務,利率也多在10%以上,足見菲國消金市場甚具吸引力。


 
打通房貸業務任督二脈

 
房貸英文Mortgage原自法文意為Death Pledge,即賣身契暨生死契約之意,含義為不到最後關頭、借款人不會輕言放棄合約承諾;另一層意義為如借款人到生命最後階段,仍無法還款,則房契將由銀行產權抵押設定一方之貸款人(Mortgagee)承接,取代原借款人(Mortgagor)。

鑑於調整貸款價值比成數(LTV)使具保障區間,及現菲國房價租金比僅15倍,遠低於台北及香港之50倍,也有利菲國本地「購優於租」之房貸業務開拓。

故菲國未來房產價格大幅下調機率甚低、房貸市場仍大有開拓空間。

惟螞蟻雄兵式消金房貸業務不同於大宗躉售式企金,敘做條件要做到制式標準化,方可達普羅大眾市場,廣開市場案件源頭。

目前亟需打通房貸業務任督二脈,即仲介佣金菲國為1%(多轉嫁借戶端負擔)及預售合約之承諾契約(Deed of Undertaking)兩關節,未來台資同業菲行消金業務才有可為。

仔細評估菲國房貸市場後,認為深耕後應有條件及機會成為東南亞下一個亮點國家。比較菲律賓與柬埔寨經營企金及消金之利基如〔表1〕。
 

 
菲律賓人口為柬國7倍、人均所得2倍、國民總產值13倍。

菲國縱然淨利差報酬不及柬國,但授信違約率亦較低,以風險報酬角度分析,仍屬可加以開發經營消金房貸之新南向東協市場,從風險報酬角度分析,柬國市場較有利企金業務;然菲律賓市場就消金市場而言,因以更低之倒帳機率,雖較低之報酬也能得出相對較佳之風險報酬率而值得開拓。


 
降低建置成本 首年或有收益入帳

 
菲國分行經營模式為節約人事成本及因應數位化時代背景,尤其在新冠疫情後的新常態策略,擬將採用虛擬衛星支行模式、不同於柬國總分行之實體行星分支行模式。

待房貸戶上百戶後,尋找潛在客戶自是環境時勢所趨,屆時台資同業菲行可研究菲央行規定外國銀行於菲可申設最多4個據點(即1分行加3支行),或研究改制為子行模式等規定,於馬尼拉都會區、克拉克自由港區、宿務市及達沃市最多集合住宅案件三大都會區及重點自貿區重新規劃據點。

然每個新設據點將只設2至3員行銷專才,負責帶進3至5倍薪津業績為雇用條件,並負責撰寫案件推介等前台作業;然入帳及契約保管等中後台作業將集中於台資同業菲行總部處理,已達業務開拓及節約成本雙重目的,估計投入建置成本大幅降低,並估算第一年就可有收益入帳。

因菲國管理外銀係以子行方式全以匯入資本計算且需轉換為披索,不僅授信及債券暴險採子行資本適足率(Capital Adequacy Ratio, CAR)嚴格監控,且須編製總行級之5年期之內部資本適足性評估程序報告(Internal Capital Adequacy Assessment Process, ICAAP),因此台資同業需思考將匯入資本運用效益極大化考量,既不能擴大資產倍數規模,就應想辦法提高淨利差,評估是走風險高而報酬低之企金路線,或風險低而報酬高之消金路線。

比較中信銀及兆豐銀菲律賓開拓史,就可知發展優勢端倪,兩行幾乎同時於1995年進入菲國,依公告財報資訊,27年來兆豐銀匯入資本34億披索到目前38億披索,仍處原地踏步僅小幅成長,扣除歷年平均通膨4.7%,實質上仍處機會成本流失之ROE資本報酬率負數狀態。

反觀中信銀菲子行,27年之資本累積自法定注入資本30億披索到目前110餘億披索,已有長足回報,大幅增長近4倍。

中信銀除專注企金業務外,另投銀之債券財務操作,及消金信貸、房貸亦是其獲利主要來源。另亦可參考在菲成功營運之May Bank擅長深耕此地消金之房貸及信貸等領域。


 
走出企金框架 業務範疇多角化

 
因此,目前已湧入菲國的8家國銀必須思考走出局限性的企金業務框架,讓業務範疇多角化,將消金銀行業務之不動產抵押房貸業務,及投資銀行之債券投資業務廣泛納入開展,以增加穩定利潤來源並提高資本報酬率。並從短線年度經營策略中,運用加入菲央行不斷強調之5年長期資本適足率於菲國銀行經營長線戰略及資本累積實踐,並希冀台資同業能在企金中主導聯貸議價及擔保品主導權,並在消金房貸中合縱聯盟,以集體力量打團體戰,擴大市場縱深;並積極排除轉型消金各項外部障礙及內部困難,仿效成功個案柬埔寨模式,拓展下一顆閃耀明星菲律賓消金房貸市場,在菲國金融市場駛出一片藍海。
 

  ►►本文作者為兆豐商銀專門委員、前澳洲分行總監暨雪梨分行經理、前馬尼拉分行經理
 
〈更多文章內容請詳:台灣銀行家 [第149期]
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 (http://service.tabf.org.tw/TTB)